“小家”和“大家”

编辑发布:网站新闻编辑部 ??时间: 2019-07-08?【字体:

常会彬

  五一前,妻子带着女儿来长沙看我,刚一接到女儿,她就兴奋的说:“爸爸,我在路上看到爸爸的家了。”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还是妻子笑着解释:“火车路过一个其他局的工地,她在车上看见中国铁建的标志了……”

  女儿三岁半,因为工作原因,两地分居,她一直跟着妈妈,就是在假期的时候可以来工地看我,也就这样和工地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平常在项目上接触的、看到的都是和企业文化相关的东西,以至于她看见中国铁建的标志就以为我在那里。

  假日过后,妻子和妞妞就回去了。我在长沙的工地,她们在赣州,路途实在遥远,很难抽时间回去,女儿象小大人一样安慰我,说等放暑假了她再来看我。

  回来之后,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她们走了,仅有几天的温馨小家再次归于冷清。“家”是什么?小时候老师就教过:家是温暖的港湾!长大了从书本里知道:家是维系中华五千年文明传承的重要载体。有住处不一定是家,仅仅是栖身之所;有房子不一定是家,仅仅是安睡之处。可是漂泊在外,每次妻子带着女儿来看我,就觉得在一起就是家。

  工作之后,很少回故乡。有时候梦回,仿佛看见那一栋低矮、破旧、饱经风霜的老房子,安静的依偎在高大的桐树下,斑驳的树影映在它的身上,像岁月的痕迹。用女儿的话说那是爷爷的家,可是她的小脑袋想不明白,那也是爸爸的家,不管我在哪儿,这都无法改变。

  因为工作性质,我四海为家。女儿两岁时我去了厦门,毕竟厦门离赣州稍微近点。那段时间,女儿还小,不懂事,妻子经常告诉我的是,每次女儿在学校听到火车鸣笛的声音就很兴奋,就要拉着妻子去赶火车。有一次妻子和同事正在聊天,有火车鸣笛,同事逗女儿说赶不上火车看爸爸了,可把小妞急坏了,哭着拉妈妈就往外走,边哭边说要赶不上火车了……所以妻子也经常带着女儿到项目上看我。女儿在厦门结识了同事的小女儿,有了小伙伴后,就更喜欢到项目上来了。特别是暑假那段时间,我们一家三口很是温馨,那也是我自她出生后陪伴她最长的时间。而今离开厦门来到了长沙,女儿还在电话里问我:爸爸,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厦门的家呢?

  在长沙待了大半年了,女儿也来了两次,这里又变成了长沙的家。在她心中,有中国铁建标志的地方就有爸爸,有爸爸的地方就是家。有时候就有一种感觉,我们这个小家处处都留下了公司的痕迹,而公司,在女儿的眼里,那也是家。两个本该泾渭分明的概念就这样被女儿的童言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。

  我们企业在天南海北有很多项目部,项目部里又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员工,很多孩子在项目部相聚,很多家庭在项目部相聚,聚成一个个大家。只是随着项目部的解散和组建,这一个个大家也是聚了又散、散了又聚,一次次聚在了那高悬的企业标识下、聚在了迎风飘扬的企业面旗帜下。

  或许,等女儿长大了,还依然记得爸爸曾待过的每个“家”……


作者:湖南省长沙市 四公司长沙轨道交通六号线一标二工区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